如何協助受強迫性性行為困擾的青少年

在香港一些青少年經常瀏覽的討論區,有關討論性話題的版面中,有一些性問題是很常出現,例如「有咩方法可以戒J (自慰)﹖」、「…有咩方法可以抑制性慾…」、「我係咪性變態﹖」等。

Aug 22, 2018 Admin

這些留言的討論內容大多會是個人的一些沉迷的性行為,例如沉迷於自慰和使用色情資訊,又或是自覺有一些特別的性喜好,例如戀物和易服,不知在心態上應如何面對,以及在行為上如何改變一些難以自控的情況。

當這些年青人前來尋求協助時,他/她們經常有這個問題︰「以後唔諗性嘅野係咪好D ?」、「以後唔自慰係咪就會好返?」和「好想戒…但又忍唔到要做…」。他/她們大多都感覺難以控制自己一些不希望進行的性行為,甚至這些性行為已為他/她們帶來不少問題,例如情緒、人際關係、違法、甚至債務問題。他/她們在訴說自己的狀況時,給予我的感覺像是極渴望將「性」從身體抽取出來,似乎「性」已完全打擾自己的一切。作為輔導員,可能很快會想起由「成癮」理論(Addiction Model)引伸出來的「性成癮」理論(Sex Addiction Model)去協助他/她們。透過改變之輪的分析和動機式晤談法的介入,來逐步提升解決問題的動機,計劃可行的改變和維繫方案,以及預防覆發。個人相信這個取向固然可以幫助對象減少或停止一些不希望進行的性行為,但同時我們亦要留意「性」與其他大部份的成癮行為的不同之處。以毒品成癮為例,即使是緩減傷害的取向,服務介入的最終目的都是希望毒品不會再出現在當事人的生命中。可是,「性」就是有本質上的不同,我們得以出生在世都是有「性」的結合,即使我們年齡增長,我們可能在性功能上會逐漸衰退,但我們對情感和性慾的需要則未必會減退,甚或可能會增加。因此,我們應該是協助對象停止一些不健康的性行為,但同時亦需協助尋找個人與「性」的關係,尋找個人的性慾和如何建立健康的性行為模式。

此外,根據不同的研究資料顯示,出現「性活動失調」(Hypersexual Disorder)或初次出現性犯罪行為的時間為青少年期。一般而言,青春期的變化讓青少年感受個人對性的感覺,透過自我在身體、情感和慾望上的探索,青少年會逐步了解自己在情感和性的需要。假如他/她們不能夠健康地面對和處理自己的性需要,甚至形成一些沉迷情況,加上社會對性的禁忌,可讓青少年健康地討論性慾話題的空間十分有限,他/她們在有疑問時只可以孤單地面對個人的性困擾。在沒有得到適當的指導下,性問題和情緒困擾的程度可能會不斷累積,影響個人的自尊感。

個人在輔導工作中便經常遇上充滿羞恥和內疚感覺的年青人。其中一位令我留下很深印象的年青人,因為個人有戀物的喜好而感到困擾。在初期的傾談中,他大部份的時間都是聲淚俱下地表示「我是性變態…為什麼我要有這個問題﹖假如我沒有這個問題,我本是一位有為青年…現在,我這一生就完結了﹗」。他在性方面的焦慮達至嚴重的程度,加上多年累積來的羞恥、罪疚和自卑的感覺,一直認定自己為一個「性變態」的人,令他一直都不太願意與人接觸,無論在家人、朋友或情侶關係上,以至個人興趣和發展,他的現況都遠離於一般的年青人。更甚的是,他表示自己現在已經「沉迷」於自己的性喜好,不知應怎樣面對。他曾嘗試傷害自己,並考慮服用藥物抑壓自己性慾,希望將「性」從身體抽出。

來尋求協助的年青人大多數都會希望找到「正常的性」,甚至認為沒有「性」便是「正常的性」,否則便是「壞、有病和變態」。可是,本身這種以二元法面對性話題卻是不恰當,因為由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至性喜好都是存在於「光譜」(Spectrum)之中,當中包含了豐富的呈現和多方面的考慮因素,例如普遍性、合法性、和安全度等,要判斷的不再是正常與否,而是要解答「怎麼樣會是較為健康﹖怎樣的情況下又會變得較有問題﹖」。以戀物為例,假若一個人能在合法情況下自我獲得滿足,情況便較健康。相反,如果他這種喜好令他出現一些沉迷情況,又或者他只能從單一情況獲得性滿足,就是會變得不健康,甚至引致其他問題的出現。因此,我們需要的工作既不應是「病態化」或「正常化」他/她們的性狀況,而是要協助他/她們逃離二元選擇的枷鎖,以及長時期累積下來具傷害性的情緒,讓他/她們再次認識健康性狀況的考慮,以及自己健康的性需要和性慾望。

要做到這一步,輔導員必須對性有健康的取向,包括「許可」(Permissive)的態度和對「性光譜」(Sexuality Spectrum) 的掌握,確認「性」有其需要、慾望和愉悅的部份,亦同時有其豐富的可能性,並在傾談時進行性生活狀況評估(Sexual Status Examination),讓年青人能在輔導過程中先仔細表達個人對性的想法、行為、感覺和感受,再協助他們逐步遠離有傷害性的性習慣,並重新建立較健康的性生活模式。

 

香港明愛青少年及社區服務 「情性地帶 – 青少年性健康支援及輔導服務」
社工及性治療師 余啟明